ad
ad
主页 > 美食工坊 > 正文

美弥藤:滥用WTO“安全例外”原则,美国的行为缺乏足够的证据

更新时间:2019-05-27 12:44 点击数:
滥用WTO“安全例外”原则,美国的行为缺乏足够的证据

特朗普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的脚步还在继续。

据新华社报道,5月15日(上周三),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名为“确保信息和通信技术及服务供应链安全”的行政命令。美国商务部下属工业和安全局同日发表声明,将把华为及其附属公司列入“实体清单”,清单上的企业或个人购买或通过转让获得美国技术需获得有关许可。但如果美国认为技术的销售或转让行为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则会拒绝颁发许可。

当地时间5月17日,新华社援引美国白宫方面的消息称,美国拟推迟6个月就是否对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加征关税作出决定,并指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有关经济体就汽车贸易进行谈判。白宫声明称,如无法在180天内达成协议,特朗普将决定是否以及如何采取进一步措施。

不难发现,美国针对通信和汽车两个行业所采取的,都是其依据其国内法所采取的与“国家安全”相关措施。虽然针对是的不同的行业,但是他们都与贸易冲突直接相关。

在上海交通大学合规研究中心副主任、法学院副教授何渊看来,美国此举乃是其未走出“9·11事件”阴影和“缺乏自信”的表现。

滥用“安全例外”原则

何渊专精于数据隐私法、网络安全法和国家安全法等领域的研究。他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国家安全”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抽象和宽泛的概念,对于这种不确定性的概念,政府的裁量权很大。

“在‘9·11事件’之后,美国的心态已逐渐发生变化,正在不断扩大和模糊‘国家安全’的概念。美国这种关闭国门和固步自封的做法,就好比进入了‘更年期’,它已经让美国的格局越来越小,所以会用各种各样的法律条文来约束他国。”何渊说。

何渊还告诉记者,国际法本身就是由强者制定,在过去,WTO规则本质上也是由美国人在主导。但当美国发现WTO的“多边”贸易规则对自己不利后,便开始逐渐退出“多边”贸易协定,采取“双边”模式。

“从数字经济的角度看,其实是美日欧小团体想主导国际数字贸易规则,将他国排除在外。但美国并没有说清,国外企业到底威胁到了何种安全,也缺乏足够的证据。”何渊说。

中国商务部入库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管健则对《国际金融报》表示,在WTO规则中,原则上,WTO成员不得在已承诺的约束关税水平之上加征关税,或对进口及出口的产品进行禁止或实施数量限制,但也有例外。这些例外原则就包括“安全例外”。所以理论上,美国是可以援引WTO规则中的“安全例外”,为其上述措施进行辩护的。

不过,管健同时指出,WTO规则中的“安全例外”也是有很严格的限定条件的。例如,最近的乌克兰诉俄罗斯中转运输措施案,专家组对“安全例外”规则所涉及“国际关系中的紧急情况”作了定义,将其定义为“武装冲突,或潜在的武装冲突,或紧张/危机升级,或一国总体失稳的情形”。

“专家组在该案中还指出,各WTO成员应善意履行义务,不得将‘贸易利益’贴上‘必要的安全利益’的标签,滥用‘安全例外’条款。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封杀华为的行为或对汽车发起的国家安全调查可能都不符合,或至少是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些措施符合‘安全例外’的规定。”管健说。

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的做法其实是美国对于近期谈判未能达成协议后的又一施压和挑衅行为,有将贸易领域的冲突往科技领域延伸的倾向。在管健看来,将美国诉至WTO争端解决机构也不失为一种策略。

“目前,9个WTO成员已将美国针对钢铁和铝产品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征关税的行为诉至WTO争端解决机构。”管健说。

延迟汽车税实为“缓兵之计”

与此同时,美国宣布推迟6个月决定是否对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加征关税。

2018年5月,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发起调查。该调查报告于今年2月提交给美国总统。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如果报告认定存在对国家安全的损害或损害威胁情形,那么总统在收到报告90天内需要决定是否认同报告的内容并决定是否采取措施。

为此,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om)谴责称,“我们完全反对”欧洲汽车出口是国家安全威胁的观点。

丰田汽车公司亦发表声明称,其已在美国“深深扎根”60多年,并在该国投资超过600亿美元,雇佣了超过47.5万名美国人。“我们的运营和员工为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美国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并没有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

“历史已经表明,限制车辆和零部件的进口会对创造就业机会、刺激经济和消费者购买习惯产生副作用,汽车关税将减少消费者的选择。另外,由于美国使用的汽车零部件来自于世界各国,所以美国的汽车制造商也会受到影响。”丰田称。

对于美国的做法,管健直言,这是“缓兵之计”。

“由于美国未能与其他贸易伙伴在4月底或5月初达成协议,如果现在决定对来自欧盟和日本的汽车加征关税,将面临四面树敌的危险,因此推迟6个月决定是否对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加征关税,实际上是为缓解美国自身的压力。如果美国与其他贸易伙伴达成协议,特朗普很可能会立即对汽车及零部件加征关税,以胁迫日本欧盟在即将展开的贸易谈判中让步。”管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

管健还表示,美国已经同加拿大、墨西哥就取消针对钢铁和铝产品的关税达成协议,这可能也是美国缓解今日未与他国达成协议所带来的外部压力的举措。

(国际金融报见习记者 赵璐)


美弥藤:滥用WTO“安全例外”原则,美国的行为缺乏足够的证据
ad
ad
图文信息
ad
ad
美食工坊,红餐网,美味食尚,天生吃货,美食侦探,美食天下,人气美食,菜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