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ad
主页 > 美食侦探 > 正文

战士职业大厅升级:听说他们的战绩,敌军海军总司令点名要来参观:谁说中国没勇士?

更新时间:2019-07-29 06:31 点击数:
"\u003Cdiv\u003E\u003Cp\u003E张逸民,新中国第一代鱼雷快艇艇长出生,先后六次参加海战,共击沉敌舰3艘重创1艘,他是解放军海军中参加海战次数最多、击沉敌舰最多的海军英雄。是人民海军中受到过毛主席单独接见的三位战斗英雄之一。本文摘自其《张逸民回忆录》中相关章节,相关回忆在持续发表中,敬请阅读。张逸民在回忆录中写道:\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第一次金门海战结束后,国民党海军原总司令陈绍宽上将指定要专访在金门海战中打沉“台生”号的那支快艇部队。这个消息传到我这里,既让我感到很意外,另方面又感到十分突然。可以这样说,陈绍宽将军来访,是快艇1大队自1953年组建以来,第一位来访的党外人士和民国海军元老。\u003C\u002Fp\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1a268a9009014e78bb7e1847af4733e6\" img_width=\"400\" img_height=\"510\" alt=\"听说他们的战绩,敌军海军总司令点名要来参观:谁说中国没勇士?\"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那是“8.24”金门海战后第三天,即1958年8月27日上午10点不到,舰队前指要我接电话。电话大意就是:首长指示:福州军区通知,要快艇1大队,热情友好地接待好福建省政协副主席,原国民党海军总司令陈绍宽将军,陈绍宽将军今天中午将到达。老将军是专程坐车从福州市来厦门专访快艇1大队的。这次来访是老将军指定的,他要来专访击沉“台生”号那支英雄部队的。上级还指示,一定要接待好老将军,要将老将军当自家人看待。还特别强调,老将军精通海军,不论是向他汇报战斗经过,还是回答老将军的一切提问,都要如实回答、如实报告、如实讲解。而且要保证在访问过程做到:热情、礼貌、安全。如果老将军表示愿意乘坐快艇出海,就在厦门港内转上一圈。最后特别嘱咐:一定要特别确保安全。\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这是一件大事,我立即将上级的电话指示精神,详细向刘春志政委作了汇报。刘政委立即作了分工:整个接待工作由政委主持,我负责向老将军报告战斗经过和负责接待工作全过程的安全事宜,副大队长全面负责驻地安保及维持驻地的秩序工作。\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真的,我这个人很好奇,接到上级这个电话后,我就想一件事:这位老将军为什么对此役这般感兴趣?若论胜利,炮击金门的胜利,要比我们几颗鱼雷大得多了,但老人家就是指定要专访击沉“台生”号的快艇英雄部队。可见,老将军的兴趣是海战,是海战中击沉“台生号”重伤“中海”号的胜利。这一胜利,肯定与老将军心灵相通,他想知道个究竟。因此,“金门海战”胜利消息一播出,就让老将军兴奋不已,并积极要求亲自探访快艇1大队。同是,我也很想听听老将军他是如何来评价这次“金门海战”胜利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我们大队接通知后,仅仅用了不到1个小时,接待主要准备工作便顺利完成。大队四名领导干部列队在码头引桥外,迎接老将军光临虎屿。码头停泊着6艘鱼雷艇,艇员们全体都着常服,在各艇前甲板整齐列队,迎候老将军的到来。\u003C\u002Fp\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3.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3e5be8d654b04fc29b1c10e12a08392e\" img_width=\"1000\" img_height=\"921\" alt=\"听说他们的战绩,敌军海军总司令点名要来参观:谁说中国没勇士?\"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陈绍宽旧照)\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11时许,老将军在省军区政治部多位领导的陪同下,驱车到达快艇1大队驻地。在码头引桥外,有我们大队四位领导干部列队迎接这位鼎鼎大名的、原国民党海军司令陈绍宽将军。首先,由大队政治委员刘春志迎上前去,通报自己职务、姓名后,与老将军亲切握手。然后由刘春志政委将我们三人一一向老将军作了介绍。介绍我时,刘政委特别介绍说:“这位是我们大队的参谋长张逸民同志,这次海战就是由他在海上指挥的。”老将军听了介绍后,随即操着浓重的福州乡音说:“我一听到你们击沉“台生”号的消息,就下决心,要来会会英雄。今天真的见到英雄了,真是幸会啊!”老将军特别用力握着我的手。并且用左手拍拍我的肩膀说:“你们都这么年青,真是超出我的想象啊。”老将军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对我是那么亲切,又是那么关爱。看着老将军的身影,我心里想,老将军虽已在福州乡下闲居多年,海军军人的气质,却依然如故啊!\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刘春志政委请老将军到大队部竹棚休息片刻,先喝清茶,再向老将军介绍有关海战情况。老将军欣然接受,并说:“到了英雄部队,就是到家了。我也是中国的老海军啊。”刘春志政委说:“老将军是我们的老前辈,这次到我们快艇1大队来,就是回到自己家了,还请老将军对我们部队建设,多提宝贵意见。”老将军说:“我来看望英雄们,到了部队后,一切听从你们的安排。”\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随同将军一道来访的十来位贵宾,全进入竹棚内,落坐后,每人一杯清茶,真是竹屋幽静,清茶香溢,宾主热情,笑声朗朗。首先由我向老将军汇报“8.24”海战详细经过。我介绍的许多细节,详实、准确,老将军听得仔细、认真。老将军还不时的点头赞许。当我向老将军汇报175艇的英勇事迹时,我看到老将军从安静中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并插嘴说:“这样的英雄事迹,只有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中才有,只有毛主席的英明领导,只有共产党的领导,才会有这么多的英雄。共产党伟大啊!”\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我从老将军的表现中,能体会到,老将军这番话,是发自内心的呼喊。我想,只有这位为民国海军效力40年,最后因反对蒋介石打内战而与蒋介石闹翻,辞职后隐居乡下多年的老将军,才能发出这种真实的内心感叹!\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将军听我介绍后,心情十分激动,他确确实实被感动了。老将军拉着我的手说:“年青人,你们幸福啊!现在有共产党的好领导,祖国也强大了。相比之下,我在海军服务了40年,一事无成,真的很惭愧呀。毛主席英明,共产党好!”\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的确,老将军从1905年入江南水师学堂学驾驶算起,到1946年与老蒋绝裂时止,他确实为民国海军服务了整整40年。四十年中,老将军饱受北洋军阀混战,老蒋独裁政治的欺压、排挤,这正是中国旧军人的苦衷所在。他说:“年青人,你们幸福啊!”这正是陈绍宽老将军在今昔两重天的对比中,得出的结论。有很多时候,人们所以身在福中不知福,个人的经历不同是关键所在啊。我常想,做人的第一要务,就是首先要搞清楚,身在福中要知福的基本立足点,陈绍宽先生在我们面前所言,真是发自肺腑啊!\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将军在刘政委陪同下,缓步走出竹棚,边走边聊。刘政委邀老将军到码头,去看看水兵,看看快艇。老将军连声说好。我提前两分钟上了码头,当即下令:各艇到前甲板列队;各中队干部到码头引桥边集合列队,迎候老将军。当陈绍宽老将军来到码头时,我鸣一声长哨,表示码头范围内所有艇员立正。我跑步向前向陈绍宽老将军报告:“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快艇第1大队,全体官兵列队完毕,请老将军参观指导。”老将军很高兴,并连声说:“谢谢,谢谢!”应当说,这样的礼遇,是符合老将军身份的。同时,这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对这位前民国海军总司令的一种敬意。\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将军走下引桥,刘政委将中队干部一一向老将军作了介绍与引见。然后登上快艇,与各艇艇长、艇员们会面。除了与艇员一一握手外,还一再表示:“有机会来英雄部队并与大家见面,非常荣幸,非常高兴。”接着老将军兴致勃勃的仔细参观了一艘凯型快艇和一艘勃型快艇。老将军看得十分仔细,并且询问了快艇装备和快艇使用的45-36型鱼雷性能。走到180快艇发射管时,老将军问刘政委:“我能看看鱼雷吗?”刘政委回答:“没问题。”马上示意180艇打开后盖。鱼雷发射管打开后盖后,只能看见雷尾。刘政委对老将军说:老将军想看全部,可以人工将鱼雷从发射管拖到外面来。\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将军连声说:“不必了!不必了!看到螺旋桨的外型,就晓得这种鱼雷性能不错。”这说明老将军对鱼雷很在行,说出的话很内行。老将军又问:“咱们中国现在可以自己造鱼雷了吗?”刘政委答道:“据说近一两年就可以生产出第一批中国造的鱼雷了。听说自己造的鱼雷,正在试验中。”老将军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苏联造的这种鱼雷,性能很优越,设计造型也很美。”这时,刘政委问老将军:有没有兴趣乘坐快艇在港内转转?刘政委的话,大概让老将军感到很意外,连声说:“那太好了,我一生最喜爱军舰,有很长时间没乘坐军舰了,我非常喜欢在大海上乘风破浪啊!”\u003C\u002Fp\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5f5417fb59a9452293fc54f10ee70221\" img_width=\"500\" img_height=\"382\" alt=\"听说他们的战绩,敌军海军总司令点名要来参观:谁说中国没勇士?\"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湖鹏”号鱼雷艇)\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将军到快艇1大队访问时,当时只觉得老人家对快艇怀有特别感情,以为这只是因我鱼雷艇击沉敌舰才引发了老将军的兴趣。后来,通过翻阅《民国海军史》始知,老将军早在1913年就出任了“湖鹏”号鱼雷艇艇长。1913年正是军阀混战的年代,他已经是上尉鱼雷艇艇长了。他精通快艇,又精通鱼雷。这时我才明白,他说的“年青人,你们幸福啊”,这话有多深的含义啊!\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看完了《民国海军史》,我才恍然大悟,老将军这次造访1大队并非偶然,是老将军与老蒋争斗多年的一次情感上的大倾泻,也是老将军虽担任过鱼雷艇艇长,却没有用武之地,一次都没上过战场的情感上的大爆发。或许正是这次专访快艇部队,圆了他对海洋的洋深深热爱和对海军事业那种难割难舍感情的一次大释放!\u003C\u002Fp\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3.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04fe99b151f84203b03d3882f3da49c3\" img_width=\"500\" img_height=\"375\" alt=\"听说他们的战绩,敌军海军总司令点名要来参观:谁说中国没勇士?\"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这次让老将军在厦门港转转,该乘坐什么艇,由哪艘艇担任护卫,那是用了一番心思的。最后商定:老将军乘坐103艇,这是艘苏联产的勃型艇,有两个枪座,可以让老将军坐在前枪座上。再由1艘凯型护卫,可以让老将军利用凯型艇编队时,看看凯型艇优越的性能。我想,这才符合老将军是民国海军元老身份之举。\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刘政委请老将军登上103艇,艇长王干鸣哨敬礼,由刘政委扶着老将军坐进103艇前舱炮座上。我在旁观察,老将军登艇、上枪炮座,动作灵活,步伐有力。他虽年近70岁,属于古稀之年,他的身体算是很好的。我想,老将军年长我们40岁,无疑是我们的父辈。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就是社会进化的规律吧。103艇、180艇随即离码头,向厦门西航道飞驶而去。因为开高速,刘政委和老将军谈话,已经很难听得清楚了。我只听到一句,老将军说:“我是老海军了,可我却从来没坐过这么快的快艇。快艇有多威风,可是啊,你们这群英雄更威风。”\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临离码头时,老将军又问刘政委:“这艇艇龄有多少年了?”刘政委回答:“差不多有20年了。”老将军说:“这艇有20年艇龄?要在国民党海军手中,早该报废了。看看你们的保养情况,我就知道,这保养是下了大工夫了。共产党领导的好啊,这艇保养的多好哇!”航行历时40分钟,途中还做了些编队的演练,老将军不断伸大拇指表示赞扬。\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两艘快艇回程靠码头动作,真是一招一式都很到位,老将军大加赞扬:“你们离靠码头的动作,素质很高,看到你们操作这般熟练,我就知道,你们是一支能打胜仗的优秀部队”。\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将军走上码头后,就跟我们几个大队领导干部握手告别。我们本想留老将军跟水兵们一道吃顿便饭,可老将军执意要走,省军区陪同人员也说:“你们就尊重老将军的意愿吧。我们到厦门去用餐。”不过虽说没有吃顿午饭,但他走时一些肺腑之言,却让我一生难以忘怀。话并不多,却是字字千金啊!老将军拉着刘政委和我的手一直不放,并且语重心长地说:“我今天见到了你们这些中华精英,看望了英雄部队,又乘坐了你们的战艇,到海上跑了一回,我一生的遗憾,从此烟消云散了。你们就是我的希望,你们就是中国海军的希望!我从此不再惦记海了,可以瞑目了。毛主席领导英明,才有我们中国的今天,才有中国海军的今天。今天我在鱼雷艇1大队看到了中国海军发展的未来。谢谢你们。谢谢!”\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将军的话很有感情。无疑,这些话是老将军的心里话,甚至是在心中沉积一生的金玉良言。这话不只语重情长,更像是将一支沉甸甸的海军历史接力棒交到我们手上,与其说这是老将军的个人希望,莫不如说,这是中国人民近百年来对大海的期望。我想,我们会像接力赛运动员一样,接过前辈对大海的寄托,再一代一代往下传,中国的海洋事业,一定会繁荣兴旺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将军一行的车队,缓缓的驶离虎屿码头,在远处的山角处消失了,而我这颗滚热的心仍在激动不已。久久望着老将军离去的山角。\u003C\u002Fp\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543bb1a9ce6e486a904f0d8576fcc9b6\" img_width=\"640\" img_height=\"476\" alt=\"听说他们的战绩,敌军海军总司令点名要来参观:谁说中国没勇士?\"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十年后,我从报上得知老将军与世长辞了,我一个人默默的向南方鞠躬致敬,以表达我的一片真诚和对他的深深敬意。说真话,我为这位伟人离世,不只很悲痛,甚至还流下了热泪。我默默思念这位已故老人。真的,我之所以称赞他是位伟人,至少他的光辉一生有三点是出类拔萃和光辉照人的:在光明与黑暗的搏斗中,他是光明的使者。他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他与老蒋的对弈中,他反对独裁,响往光明,最后只能全身而退,在福建乡下隐居。其次,老将军人品很高尚,妻子过世后,他发下豪言,从此不再娶。一生中经历了尉、校一直升到上将,始终未娶妻室。就凭这一点,说他是位重情之人,那是不为过的。再其次,老将军一生未卷入讨共战争。在国民党军中,一级上将里有几个手上没沾满共产党人鲜血的,恐怕是凤毛麟角了。而老将军就是国民党军中没杀过共产党人的凤毛麟角,谁能说他的人格不伟大?\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将军让我感触最深之处,就是在他的感情世界中,大海的情结,既浓重又深沉。老将军与大海结缘一生,他自己的全部精力都奉献给了中国的海军事业。至于他说的“一无所成”,自然有几分是谦虚,更多的则是反映了他对老蒋排斥异已的不满和无奈。从老将军登上虎屿快艇码头,见到快艇后那副眼神,以及他那强烈的感情冲动中,我就能体会出,大海在他心中的地位、军舰在他心中的份量了。一个人的真实感情,是无法掩饰的,在其表情、言谈、举止中一览无余。说真心话,他的那份真情,让我好感动啊。我常想,老将军从上舰当见习官起,就开始了他对民国海军历史见证了。甚至可以说,老将军的历史,几乎就是民国海军的历史。同时,他又是中国为数有限的几位曾在英国海军中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中国海军军人,那可是中国人的骄傲啊!\u003C\u002Fp\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3.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c4244e082d894408ac05763d79487c11\" img_width=\"584\" img_height=\"386\" alt=\"听说他们的战绩,敌军海军总司令点名要来参观:谁说中国没勇士?\"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 class=\"ql-align-center\"\u003E\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将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不能为国有大的作为,那是国民党不抵抗政策结果,最后也因不满老蒋打内战而与之彻底决裂了。正因为在他的感情世界里,堆积了太多的遗憾与愧疚,所以这次到快艇1大队来访问,这是他发自内心的一种愿望,更是他发自内心的必然呼喊。我们一见面,老将军就反反复复的说:“从我得到你们打沉“台生”号的消息,我就情不自禁的向省里提出要求,就想看看你们这群英雄!也想知道你们是怎样打胜仗的?”当我向老将军介绍战斗经过,说道是在距敌500米以内距离上发射鱼雷时,老将军猛然站起身来问:“多远?450码?”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于是又坐了下来。并自言自语的说:“谁能说当今中国没有勇士?”刘政委当即插话说:“我们的参谋长张逸民同志,打沉“洞庭”号时,是200米射雷。”\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陈老将军又站起身来激动的说:“了不起啊,你是我们中国军人的骄傲啊。”我想,老将军是干过鱼雷艇的军人,所以他对鱼雷艇艇长必须具备的献身和牺牲精神能有更深层的体验。而由此而得出的感慨,更是至诚的,或说是感同身受。他的一生中,当年当鱼雷艇艇长,却没战机打仗,而他的部下虽有战机,却表现得毫无大丈夫敢死气慨。留给老将军的无奈和遗憾,则是自然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本文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自媒体、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朋友圈。友情提示: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任何敢于抄袭洗稿盗图者,都将受到“视觉中国”式维权打击,代价高昂,切勿因小失大,勿谓言之不预也。\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本号作者简介:王正兴,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slice(6, -6),
战士职业大厅升级:听说他们的战绩,敌军海军总司令点名要来参观:谁说中国没勇士?
ad
ad
图文信息
ad
ad
美食工坊,红餐网,美味食尚,天生吃货,美食侦探,美食天下,人气美食,菜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