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ad
主页 > 美味食尚 > 正文

亲历荷兰国王节,与生鲱鱼激情邂逅

更新时间:2019-07-30 23:15 点击数:

我在郁金香盛开的四月前往荷兰,感受国王节举国上下热辣狂欢之际,没想到与荷兰的国民小吃——生鲱鱼,来了一场激情邂逅。

国王节的热辣狂欢

也许是约定俗成,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庆祝国王节的主会场是城市发源地——水坝广场。荷兰真正的国名叫“尼德兰(Netherlands)”,意为“低地”,因为其四分之一的国土面积低于海平面。10世纪,人们开垦位于阿姆斯特河(Amstel)河口的沼泽地,接下来河流两岸发展成形小城镇,并最终由一座大型水坝(Dam)联合起来。当地居民将两个主要元素Amstel和Dam结合,为首都阿姆斯特丹命名(Amsterdam),因此,阿姆斯特丹被称为“水坝之城”。

眼前的水坝广场呈长方形,目测大约两个足球场大小,如同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中心广场一样,水坝广场的四周皆由恢宏的建筑群组成。广场西面是新古典主义的王宫,自17世纪中期成为阿姆斯特丹市政厅,19世纪初改为阿姆斯特丹王宫,是荷兰王室三大王宫之一。不过因如今的荷兰王室搬去海牙居住,这座王宫就作为接待外国熏要来宾的场所。广场东侧的国家纪念碑,是为纪念第二次大战期间,受纳粹迫害的牺牲者而设立。

此刻,往日安静的广场已被蜂拥而入的人潮所掩盖,耀眼的橙色将这里打造得分外妖娆。广场一隅正在上演大型庆祝活动,台上的表演者声嘶力竭地高声演唱,伴之疯狂地扭动肢体,热辣的舞风扑面而来。台下的人们和着强烈的节奏,伸出双臂欢呼雀跃。就连天空中的海鸟仿佛也受到了狂热的蛊惑,呼啦啦肆意翱翔。

除了欢歌热舞,荷兰国王节最具独特的风情非橙色莫属。我看到人们用橙色把自己全幅武装:除了造型夸张的橙衣、橙裤、橙靴,还要披戴上厚重繁复的橙色假发、边角飞扬的巨型帽子、极其吸睛的装饰眼镜,以及围巾、花环、手套等林林总总各种脑洞大开的橙色装饰品,力求在这个特殊节日里将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尽情展示。

面对我举起的相机,荷兰人也一改往日谨慎的个性,而是豪爽地摆出各种夸张的POSE,任我拍个够。我猜想当地人对我如此热情,是因我来荷兰前特意准备了橙色外套与橙色帽子,也算是入乡随之俗吧。

荷兰国王节为什么要以橙色代言呢?原来,荷兰王室来自“奥兰治(ORANGE)”家族,“ORANGE”的字面意思为“橙色”。可以这样说,荷兰的国旗颜色,以及荷兰精神——“坚持不懈”的起源,都与奥兰治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象征希望、激情、尊贵与繁荣的橙色,被赋予为荷兰国色。

仿佛从大海流向支流,我被人潮簇拥着从水坝广场涌向周边的街巷。阿姆斯特丹“北方威尼斯”的美誉并非浪得虚名,特别是国王节这天,运河上那一艘艘游船,上演着一场场流动的狂欢派对,就连往日古朴静谧的古桥,也被人们用耀眼的橙色装饰一新,就像跳动的火焰。

我发现摩肩接踵的小巷,更是感受国王节最接地气的地方。在这里,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醒目耀眼的橙色,犹如热烈的火焰点燃着疯狂与沸腾的激情;街头音乐会发出的强烈声效仿佛要穿透我的耳膜,令我的心脏砰砰砰地狂跳;想让肢体舞动起来,不妨加入正在耍酷的街舞大军,嗨到爆……

在国王节前夜与当天,荷兰政府允许无照经营并免税,这一特大利好自然不会被老百姓错过。很多老百姓将家里多余的物资悉数摆放出售,旧书旧衣、日用杂物、玩具童车……当然这拣摊儿的乐趣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仿佛有如天助,连日来的阴雨天气终于在国王节前夜偃旗息鼓,春日里难得的艳阳高照让首都人民倍感珍惜。守着摊位与邻居唠嗑,间或与路过的买家讨价还价,人生一乐也。

荷事生鲱

“逛吃”是国王节狂欢永恒的主题。一辆辆流动餐车与街头餐厅前聚集着贪吃的人们,大肆地灌下一口口啤酒,已是最为内敛的节日表达。我在世界各地的旅行中,把品尝当地特色小吃列为头等大事,因为我始终认为经由那些接地气的小吃,才是探索一个地区餐饮文化的快捷方式。此番荷兰之旅列入我美食清单之首的,当然是生鲱鱼。

讲真,荷兰因地势低洼,种植面积不及国土的四分之一,其并非资源丰富、丰饶富庶的农业国家,而鲱鱼却是上天赋予荷兰的宝贵馈赠。13世纪,由于洋流发生改变,波罗的海的鲱鱼迁移到荷兰北部——大西洋的北海海域,这为荷兰赢来了先天上的资源优势。

那时,荷兰人口不到百万,却有20万人从事鲱鱼捕捞业。因捕鱼技术遥遥领先,加之荷兰海上军事实力与海事贸易的绝对优势,鲱鱼几乎成为荷兰独占的资本。鲱鱼为荷兰跃居大航海时代的世界经济中心,助了一臂之力。因此,鲱鱼被荷兰人视为国宝,用“荷事生鲱”来比喻,也算是恰如其分吧。

KING'S DAY OF THE NETHERLANDS

曾经,每年两次的鲱鱼捕捞,是荷兰渔民最为激动人心的盛事。我们可以想象当时的盛况:碧波荡漾的北海上,旌旗招展,风帆林立;千帆竟发,百舸争流。与此同时,万名渔民在船上辛勤劳作。据记载,每期渔汛能让荷兰渔民收获30万桶鲱鱼。

荷兰渔民将打捞上岸的新鲜鲱鱼,剖开鱼肚,去掉内脏和鱼骨,再涂抹上海盐,即可生吃。这其中,有一个名叫威廉姆的渔夫发明了只需一刀即可去除鱼内脏的方法,此法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在荷兰大为普及。为铭记威廉姆,他被写进如今的小学教材里,可谓是“荷式小威飞刀”吧。

今天,荷兰人依然延续着几个世纪以前的餐饮习惯,用一把小刀将鲱鱼简单处理,并洒上盐巴。如果说今天的荷兰人比先辈在生吃鲱鱼料理上,所做的唯一奢侈升级,那就是额外撒上了新鲜的洋葱碎。体型姣小的银白色鲱鱼,是来荷兰旅行绝对不可错过的国民小吃。

恰好就在街头拐角,我看到一辆售卖生鲱鱼的餐车。餐车里的老奶奶看到我是亚洲人,递给我这份小吃的同时还微笑着祝我胃口好!我发现鲱鱼的长度比我的手稍大,细条状的鱼身已被剖开,里面洒满了厚厚的洋葱碎。为追求极致的原汁原味,我不仅要在原产地享用特色食材,就连享用美味的方式也要力求形似。于是,我学着荷兰人的样子,用一只手提起鱼尾,仰头昂脖,将生鲱鱼吞入口中。

我感到鱼肉里埋藏着小刺,但是好像被洋葱辛辣的汁液软化了,并不影响吞咽。可是……令我猝不及防的是,没料到一股浓郁的鲜腥瞬间充斥着我的口腔,并在口腔里迅速发酵与扩散。接下来,人体本能的自我保护机制已经启动,我的味觉、嗅觉功能已被屏蔽,我以大义凛然、气吞山河的豪迈,才结束了与这条小小鲱鱼的巅峰对决!

结束战斗的我,不得不赶忙吞下荷兰另一款特色小吃——香喷喷的炸薯条,压压惊。我未曾预料,我与心心念念的生鲱鱼,竟在荷兰国王节当天,来了这样一场奋不顾身的激情邂逅!

看着手中金灿灿的薯条,仿佛呼应着这一天无所不在的橙色。这让我想起绿茵场上穿着橙色球衣的橙色军团刮起的橙色旋风,还有橙黄色娇艳欲滴的郁金香,以及荷蘭特有的黄橙橙状如车轮的大奶酪……我就这样启动了我的荷兰橙色旅程。


亲历荷兰国王节,与生鲱鱼激情邂逅
ad
ad
ad
美食工坊,红餐网,美味食尚,天生吃货,美食侦探,美食天下,人气美食,菜谱网